露可娜娜

大闺女和方思明
闺女的这个套装我没有,所以是试穿,穿上之后有种黑化的气息一样...(buni
不过我感觉这一身衣服和万圣阁挺配的,穿上之后往方思明身边一站就感觉是一对夫妇(不你

老福特抽了……

赛罗向迪迦告白了两次,之后的一次是反过来的【一】

嗯……
新人请多指教
OOC有
捏造成分有
瞎几吧乱写
文笔小学生系列
嗯,对,我今年三岁。

————————————————————————————

  赛罗第一次向迪迦告白是在他与迪迦认识的几年后,那几年发生了许多事情,比如宇宙黑洞不安分四处出现,带走原本在这个宇宙的生物,又带来别的宇宙的生物,还是单程票的那种,他和迪迦就是在那时遇见的,他把那个昏迷的奥特曼带离黑洞所在的范围区域,幸亏他飞的快,背上那个奥还算轻,不然两个奥这辈子都只能和另一个世界相亲相爱了。

  比如那个奥留下来了,告诉了他名字,“我叫迪迦。”

  比如某个坐过黑洞单程票的奥来光之国帮忙解决黑洞问题,看到迪迦后抱着迪迦喜极而泣地喊了声“大哥!”

  比如他们明白黑洞是被贝利亚手下那群怪搞出来的时候,贝利亚找上门与光之国开战

  比如迪迦对他们说他有办法把附在贝利亚身上的雷布朗多弄出来。

  比如迪迦把雷布朗多弄出来时,雷布朗多大笑着提出了迪迦的过去并将其告之于众,“在场的奥特曼们!今天算是我雷布朗多大发慈悲!你们以为我面前这个家伙是你们的同伴吗?他可是在三千万年前统治黑暗的王者!……”迪迦冰冷地看着雷布朗多,就像看一个垂死挣扎的蝼蚁一样。

  比如迪迦在战争结束后就消失不见…………

  比如赛罗发现了自己对迪迦的感情……

  他现在正站在迪迦面前,站在一个比较陌生的星球上,相对无言,然后迪迦对他笑了笑,侧身露出身后的小屋,“进来坐坐吧。”

  进来之后迪迦帮他倒了杯水,自己也拿了一杯,两个奥坐在桌子前聊了起来,聊的无非是近几年的状况,大多数是赛罗在说,迪迦在听,剩下的少数是迪迦讲在宇宙中的游历,然后被赛罗问了一筐子问题,两个奥都心照不宣,不去提战争中作死的雷布朗多的搞事行为。

  但是窗户纸,该捅还是要捅,赛罗深吸了一口气,问迪迦:“你还会回光之国吗?”迪迦笑着摇了摇头,赛罗有些着急:“为什么啊?”迪迦喝了一口水:“我的身份继续留在光之国,是很尴尬的,而且把一个曾经属于黑暗的奥特曼放在光之国,就不怕我反了?”“无论你曾经是怎么样的,但现在我知道的你可与那个家伙【作死的雷布朗多】描述的一点都不像!无论怎样,就算你身处黑暗,心属光明,你仍是我们的伙伴!”

  迪迦愣住了,随即笑了,“这可真像你会说的话,但就算你接受了,但其它奥特曼可不一定啊。”“谁说的,大家都乐意和你相处,梦比优斯还和希卡利说想你了呢!”【至于醋这玩意儿,希卡利同志表示吃多了……放,没习惯】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迪迦仍然在笑,赛罗望着迪迦,看着迪迦的笑容,赛罗大脑一片空白,等到他回神的时候,他已经说出来了:“迪迦!我喜欢你!可以与我交往吗?”而对面迪迦则是一脸惊愕。

  哦天啊!赛罗在内心捂脸:我干了什么啊!

————————————————————————————————

呼呼
这算是中短篇
露可娜娜,请多指教

 

【赛迪】本体和性转遇上总是没什么好事。【1】

      嗯,新人,请多指教,私设贝利亚洗白后回归光之国,和佐菲确定了关系【为数不多的贝佐党自割腿肉】,关于赛兰则定为性转的小兔子【赛迪之子】
私设成堆。

第一章

  坐在沙发上的两组家庭【中承担丈夫一职的两位】互

瞪了将近十分钟。

   而这时他们的妻子【?】已经聊了近六分钟的天。

   孩子们早就在客厅里让赛荼【私设小兔子的名字】和

陌生又熟悉的小女奥站一起玩找不同的游戏了。

  赛文叹气,看来他多了一个女儿,一个儿媳妇和一个

孙女,而泰罗……加入了孩子们找不同的游戏……

  一切都源于几个小时前……

  光之国附近出现了个奇怪的黑洞。

   正当当时的正在巡逻的队员赶过去时,黑洞已经消失

不见了,只看见三个有些眼熟的身影,有些像某宇宙警

戒队成员及其家属,待这位队员仔细一看……

  根据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队员贝利亚陈述,他当时

都以为是某宇宙警戒队成员赛罗一家受了打击以至于都

打扮成了女性。

  至于他和赛罗干了一架,不小心毁了佐菲用来工作的

电脑,导致睡了三个月的沙发这件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

  赛萝今天心情很不好。

   这不废话吗。换作你,好不容易自己有假期,媳妇也

有假期,女儿的学校终于放了假,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

去地球休假,结果被一个黑不拉叽的洞给吸到另一个平

行次元你开心吗?

  更别说你还发现自己没法子像以前那样穿越时空穿回

去!

   而且还被性转的自己的死对头贝利亚嘲笑说没想到你

也有这一天!

  赛萝:诺雅【诺亚性转】可能给了本小姐一个假的帕

吉斯之盾。

  现在她坐在沙发上,与男体的自己对瞪。

  不是怀疑对方,

  而是要死死地盯住对方,以便于在他的视线往自家老

婆瞟去的第一时刻……

  ……戳瞎他的眼!

   该说这两只真不亏是同一个奥吗?

  让我们来看看赛罗在想什么:

  我要好好盯着她,

   如果这个女性的我把目光瞟向迦……

   ……绝对要第一时间戳瞎她的眼!

——————————————TBC——————————————

well well
祝你们能在自己的眼睛被对方戳瞎前戳瞎对方的眼。

我是露可 娜娜

请多指教
 
 
 

白狄小段子

Q:当狄大人和剑仙动不动就互换灵魂后,如何区分他们是否互换了灵魂呢?

A:简单,在他们面前放上好的桃花酿,一脸真诚地请他和你一起喝
    一小碟一小碟喝的是狄仁杰
   直接拿起酒坛子灌的是李白

Q:我没有那么多钱买酒,可以用什么代替吗?

A:有的,请他们和你喝上好的茶。
     一小口一小口抿还和你讨论茶的是狄仁杰
    直接一口闷,完了还吧嗒嘴说没有酒好喝的是李白

Q:我也没钱买茶,那怎么办?

A:有,你去他们面前大喊狄仁杰是李白的内人
    黑着脸看着你然后说你下个月的工资减半的是狄仁杰
    拍着你的肩膀笑的一脸欠揍说小耗子你还挺有前途的是李白。

突发奇想的小段子
有极其严重的私设
嗯,我是娜娜,请多指教。

……
现在想来……
我是抱着什么心情给他们改名来着_(:з」∠)_

我终于迎来了第二个SSR……难不成是因为之前抽出来夜叉?

立个FLAG,还有占tag 抱歉

如题
如果王者荣耀抽出韩信了开王者白狄车或邦信车
如果阴阳师出了鸟皮肤……
狗崽车或酒茨车或者博晴车

像我这么非到极点的人,说不定一辆都开不上【你走】

顺便最近想到一个梗
  就是一对情侣中一个长生不老【注意,是长生不老】而另一个人是普通人,普通人死后另一个每次都会去找他的转世然后唤醒他的记忆继续在一起,后来长生不老的人和普通人一起殉情了,然后长生不老的那个人无法转世,就在地府当鬼差一遍遍地送自己爱的人入轮回,而普通人在那次殉情后每次死前都想起自己的爱人,每次都下定决心不要忘记,也尝试死活不喝孟婆汤,但阎王知道后就引进了曼珠沙华,结果经过花以后普通人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求看得上的太太试一试……

另外占tag抱歉

私心地打了个白狄tag
这次只做了一点
由于个人不怎么有搞笑细胞
所以质量很差
请各位多包涵
顺便附上
下回的语文试卷

重来
角色死亡有
  ooc有
  由于某种原因,质量下降
  如果说花吐症是用来促进双方感情的话
  那么花裂症就是用来将一对深爱着对方的恋人阴阳两隔的。
   顺便,有看不出来的性转 ——————————————————————————————————————————————

  李白由于某些事情回了趟西域。
 
  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李白回到长安城后就感觉身体不舒服,有时浑身瘙痒,有时身上有的地方变得奇痒无比,刚开始她只当是最近长安城太热,自己穿的有点厚造成的,于是便常常洗澡,导致狄府用水过多差点没水喝,以至于被黑着脸的狄仁杰用令牌指着问“李青莲你回了趟西域回来长安城就真变成了一朵莲花不成?”

  李白的回答则是按着我们可敬可爱的狄大人来了几发。

  然后有一天她看到自己的脚趾甲上有裂纹,但她没有在意,这也就导致她没有看到裂纹已经蔓延到了她脚的上半部分。

  直到有一天,李白在房间里不小心踢到了木制的桌子。

  然后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右脚的上半部分变成了花瓣碎掉了。

  李白愣了一会儿,抱起自己的半只脚,看见脚上的裂开的地方是花瓣,她又拾起地上的花瓣,确认了与自己脚上的花瓣是同一种类的,但不知道这是什么花。

李白怕治安官突然进来发现这些,就把花瓣收拾完包起来藏好,李白试着碰碰自己脚上的裂纹,结果又碎了一地。

  这回,李白的右脚没了。

  李白:“……”

  她带着花瓣去了扁鹊那,扁鹊一大早就迎来了一个满是花瓣的小袋子和一个李白,她表示以后再也不想这么早起来了。

  “李白姊,这花不应该送给你家的治安官吗?难不成你一个不小心给弄碎了就送这里黏上?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收。”扁鹊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一袋子的花瓣,李白的表情却异常严肃,“不是这个,你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她一边说一边脱下了右靴,扁鹊见状也严肃起来,她看见李白本应该是右脚的地方空荡荡的,而裂开的地方满是花瓣,扁鹊的表情出现了裂缝,问:“…那袋花瓣…不会就是你的脚吧?”

  她看见李白苦笑着点点头,扁鹊愣了一会儿,叹了口气“狄仁杰…她知道吗?”“没有,我大早上起来那会儿她就去面圣了。”“…你最好让她知道,做好心理准备……”

  扁鹊面带严肃之情地告诉李白,这是花裂症,无药可治,并且不出一周,就会死。

  李白回到狄府时迎接她的是黑气环绕的狄仁杰和一发自带眩晕的黄色令牌,“糟糕,她不会发现了吧!”被定住的李白胆颤心战地看着狄仁杰一步步走过来。

  狄仁杰一大早就去上早朝,回来时就接到自家小密探的报告,说是李白偷偷摸摸的带着一个袋子跑去看扁鹊,“元芳,你怎么看?”狄仁杰问“回大人,依我看,应该是那个李白与扁鹊旧情复燃,大人应该尽快赢回李白芳心……”“…这些都是谁教你的?”什么时候元芳变得这么八卦了?“电视上都这么演的。”“…工资减半,还有,少看电视。”“不!大人放过我吧我错了!!!”
 
  现在狄仁杰和李白面对面坐着,两人一言不发,都静静地看着对方,最终,李白叹了口气,抱住了狄仁杰,说:“扁鹊说我得了花裂症,不出一周就要歇菜了,狄大人就请几天假陪陪小女子呗~”

  狄仁杰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李太白,此言当真?你可莫要说笑!你……”话语在看见李白左脚变成花瓣消失时止住,琥珀色的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她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太白…你在开玩笑吧?”看着李白脸上的苦笑,那一点点的希望也被打碎了。

  在狄仁杰向皇帝武则天告假时,武则天长叹一口气,准了狄仁杰的假后,静静地站在大厅,思索着什么。

HE结局——————————————————————————————————————————————
  李白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身上变成花瓣的部分越来越多,狄仁杰一直悉心照料,陪在自己的爱人身边。

  终于,别离的时候到了,李白的身体完全化作花瓣,被风吹遍了长安城,狄仁杰看着飞舞的花瓣,默默流泪。

——————————————一年后————————————————————
  狄仁杰随武则天微服出访,路过长安城的市场,便听见叫买声“买狐狸了啊!紫色的狐狸!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紫色的狐狸?狄仁杰本是好奇,她向叫声传来的地方看去,与一双熟悉的眼对上……
 
  “太白?”“呜!”

  BE结局(请只想看HE的亲们撤退)
——————————————————————————————————————————————
  “太白!”狄仁杰从梦中惊醒,元芳小心翼翼地上前“大人…剑仙大人已去世一月有余了…”“……这样啊。”狄仁杰揉着太阳穴。

  自青莲剑仙李白去世后,治安官狄仁杰就变得失魂落魄,办案时频频出错,终于,皇帝武则天下令,令其休息一周,大理寺的案子都交给钟馗处理。

  “大人,您喝点粥吧!”管理狄府的张伯看不下去了,端上一碗粥,“大人您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啊……那位大人也不想看见大人您这样啊……”“…我知道了张伯…这是?”狄仁杰看着碗底的花瓣,觉得有些眼熟,“回大人,这是最近来的一位厨子家的法子,听说能调息养生。”“……这样么?”张伯眼看着狄仁杰喝完一碗粥,眼里的愧疚和悲伤好似要溢出来。
 
  狄仁杰独自一人坐在房顶上,看着月亮 又大又圆,就和她们第一次一起看的那次一样,“太白……我不想忘了你……”女子闭上眼,流下一滴泪,再次睁开眼时,眼底只有一片冷漠,她转身回房。

  “花裂症患者的花瓣,”白黑相间的长发随风飘着,神医站在房顶“只要服下,服下花瓣之人便会在24之后忘记有关那个人的一切。”

  “真是……令人悲伤的病症啊。”

————END——————
  之前群里的人建议我用花用铁树,然后我想象了一下狄仁杰喝铁树粥……不好意思,那样不会死人吗,文质最近有所下降。
  BE结局里其实是武则天令人这么做的,狄仁杰她自己也知道。
  之后下一篇写甜。
  嗯……就这些了,我是娜娜,请多关照。